那年暑假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8年10月09日

那年暑假

来源:中国法院网  |   作者:王书洋

  暑假,是什么?

  “七岁的那一年,抓住那只蝉,以为能抓住夏天”,这是暑假;“大风车吱呀吱哟哟的转,这里的风景真好看”,这是暑假;“放飞自我六十天,奋笔疾书两小时”,这也是暑假。这,就是让我们又爱又怕、欲语还休的暑假,直到现在,它依然停在那年,陪伴着我们不愿长大的童年。

  还记得,每年开学的第一天,老师总会说上这么一句,孩子们,要收心了。老师说着,我们听着,心依然在外面飞着,怕是收不回来了。外面阳光正好,铃铛刚响,蝴蝶翩翩飞,蜜蜂嗡嗡响,连抽屉的蚕宝宝都在沙沙的啃着桑叶,老师啊,你让我们的心怎么收回。

  盼望着,盼望着,期末考试先于暑假来了。我那时一直认为,学习是靠自觉,师生靠信任,我们信任老师的谆谆教诲,老师也可以试着信任我们的学习态度,没有必要用考试来测验师生之间的信任,考好皆大欢喜,一不小心考砸了,彼此伤神,信任荡然无存,可惜这么多年过去,我依然无法说服我的小学老师。幸而,初中之前,我还没有考砸过。

  其实,考不考砸,与暑假的快乐无关,暑假第一分钟的快乐就足以冲散一个学期的不悦。我们希望暑假是快乐的,父母希望暑假是快乐且安全的,只有老师,希望暑假是快乐且安全且充实的,于是暑假作业应运而生。还是老师考虑周到。

  暑假作业厚且多兮,不及蝉鸣一声兮。暑假,就这样,在蝉鸣中悠然拉开了序幕,天地间仿佛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拦那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,除了炊烟孤直时,伴随着饭香盈野的奶奶的声声呼唤。

  进入暑假,除了兴奋,还有一种惶惶不安的思绪,不知村中柳树上的鸟窝应从哪个掏起,也不知荷花池的泥鳅从哪条开始捉起,更不知五点半的动漫从哪部看起,骤然的幸福让我们手足无措,我们担心时间太多,鸟窝太少,泥鳅太笨,动画太快,暑假才过一半,便无事可做;我们更担心,时间太少,鸟窝太多,泥鳅太滑,动画太慢,等到开学时,鸟儿飞走了,泥鳅遁土了,动画也还在连载,小小少年、于心不甘。似乎我们需要计划,需要目标,需要一个宏伟蓝图,去好好规划我们的暑假。但转念一想,暑假有计划,与上学何异。于是,那些鸟儿啊、泥鳅啊,开始了为期两个月担心受怕的日子。村里的柳树下、池塘旁、稻草堆,少不了三五成群的少年,他们赤膊上阵、皮肤黝黑,却精神焕发、炯炯有神,他们装备精良,持鳝鱼钩、舞捕虫网,他们分工明确,有摇旗呐喊、有亲身上阵。那个年代,没有空调、没有wifi,只有西瓜,但快乐从来都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“最美不是下雨天,而是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”,暑假之乐,不在暑假,而在一起度过的小伙伴们。我们一起疯赶大闹、上树下水,我们有过同样的快乐,我们有看到鸟窝内小鸟嗷嗷待哺时的怜悯,有酷暑垂钓却渔网不湿的失望,,也有秉烛夜游畅谈未来的惬意,更有小伙伴受伤彼此搀扶的友情,那时天空很蓝,星空很亮,我们很小,梦想也很小,只希望伙伴不要分离,家人不要老去,现在想来,那时的梦想真的很大。

  转眼间,开学临近,暑气渐消,阵阵凉意升起。我一直认为暑假作业虽然有“暑假”二字,但它与暑假没有多大关系。它就是一块检验小伙伴真挚友谊的试金石,如果没有桃花潭水深千尺的情谊,绝不会有“不及互抄作业本”的信任---互抄不问对错,是共识,也是底线。暑假的最后时光是难熬的、懊恼的、痛苦的,还好我们可以一边在心中大闹天宫,一边默念着九九乘法表,“充实”而快乐。

  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我已经记不清暑假从什么时候开始离我远去,也许是秋叶漫天的午后,也许是蛙声遍野的凉夜,也可能步履蹒跚,也可能骤然离去,我实在是回忆不起。就这样,没有标志,没有仪式,铃声响起,我从童年的暑假走出来,再也没能回去,直到现在。

  现在的我们,早已或为人夫,或为人父,进入到不那么容易的成人世界,快乐愈发变得弥足珍贵,但好在我们还有一泓清澈的童年,我们可以躲在暑假的草垛里打个盹,也可以去瞅瞅那年疯闹的伙伴,去吹吹那阵堤坝的河风,我定然记不清那树、那河、那人的名字,但只要想起,总归是幸福的。

  作者单位:湖北省秭归县人民法院
关闭

版权所有: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菏泽市中华西路2599号 电话0530-5622415 邮编:274032